Results 1 to 3 of 3

主题: 古远清教授的相声---胆大包天的刘荒田

  1. #1

    古远清教授的相声---胆大包天的刘荒田

    古远清教授的相声
    分享自 网易邮箱大师
    胆大包天的刘荒田
    古远清
    男: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是《胆大包天的刘荒田》。
    女:我看您才是胆大包天的古远清,我怀疑您根本不会写论文。今天是庄严的国际研讨会,您竟胆大包天,用这个 不伦不类的题目,冒充论文发表。
    男:刘荒田写小品,我用小品写论文,这难道不符合学术规范?
    女:什么是学术规范?学术规范就是我们《暨南学报》规定论文要有参考文献、有注释。我告诉您一个小秘密,注 释越多,说明您越有学问。您这通篇一个都没有,说明您根本没有学问。
    男:我看你年纪轻轻地,竟敢质疑我这位又老又古的老前辈,为了杀杀你的傲气,我要考你三个问题 。
    女:您的问题肯定为难不了我,您要知道,我在暨南大学是出了名的胆大包天的博士生,没有什么题目是我回答不 了的。
    男:那我问你,世界上哪位作家笔名最多?
    女:这完全是小儿科的题目,当然是鲁迅啦。
    男:我再考你,鲁迅的孙子是谁?
    女:这也难不倒我,他叫周令飞,我见过他两次,他留了鲁迅式的胡子,太像鲁迅了,只是个子高了 点而已。
    男:周令飞的令飞就是从鲁迅的笔名中挑出来的。
    女:是的,以后鲁迅的曾孙子、曾曾孙子均不用起名字,从鲁迅众多的笔名里找一个就可以了。
    男:鲁迅还有一个奇特的笔名宴之敖者,你能破译吗?
    女:这个也不难,鲁迅的弟弟周作人,他的内人是日本人,她性格古怪,把鲁迅从八道湾赶走了。宴之敖者的 宴是家字头,下面有个日字和女字,敖从放,合起来的意思是家里面的日本女人把我放(赶) 走了。
    男:现代作家的笔名性别色彩代替了政治意识。
    女:你说的不对,像曾晓文的名字就没有性别色彩。
    男:的确。对曾晓文要验明正身后,才知道她是一位头发长,见识短的女人。
    女:你也是大男子主义,曾晓文女士是学问很渊博,文章也写得很漂亮的女作家。您还是继续谈谈作 家的笔名吧。
    男:荷兰林梅的笔名林湄,马来西亚作家林月丝的笔名朵拉,就很女性化,有人还说林湄的笔名很性 感呢。
    女:您有没有搞错,林湄的湄不是眉毛的眉,而是正在上演的电视剧《湄公河大案》的湄 。
    男:莫非弱不禁风的林湄参与了湄公河大案?
    女:您再开女作家的玩笑,就不礼貌了。
    男:那就说男作家的笔名,他们与女作家不甚相同。如果说林湄的笔名使人想到妩媚,那刘毓华的笔名刘荒田,就 显得粗犷,很男性化,且很有个性,一看到这个名字就记住了。
    女:刘荒田的藏书都盖有笔耕荒田的印章。
    男:打开《羊城晚报》,在《花地》副刊不时可看到刘荒田从美国邮去的小品。
    女:这位作家投稿可谓是胆大包天:向全球华文报刊发射,不能说百发百中,但很少有失手 的时候。
    男:虽然远未做到凡有井水处就有金庸,但至少做到了凡有华文刊物处就有刘荒田的文章。
    女:可他不但没有上过大学,连鲁迅文学院也没见他进修的足迹。
    男:对这位投稿常胜将军,中国大陆有位文艺官员颇不以为然地说:
    女:刘荒田要是留在中国大陆,因无学历在作协编制里,根本无法评上一级作家。不是一级作家,报刊编辑部就 很难处处为他开绿灯了。
    男:有道是:穷则思变。
    女:为把荒田变丰田,他刻苦自学,博览群书,博采百家,然后怀着和干大事、成大器的英雄一 样的豪迈之气,如急行军四处恶补文革中被荒废的岁月和知识。
    男:他投稿凭什么?
    女:一不靠学历,二不凭身份,凭把胡兰成的机智、头巾气和故作伤感的腐气,让其游走在车厢里杂沓的英 语和古龙水的香味里的本事,去叩响各类编辑部的大门。
    男:试读他《胆大包天的鸟》,用鸟在山茶树上筑巢这件小到不能再小的琐事,在媒体上炮制他家门口发生的特 大新闻,让海内外读者和他一起分享这一快乐。
    女:奉行鸟道主义的他,自然不会到土黄色草梗编织的小巢里去掏碧玉般的鸟蛋,但这回他却是以公开告密 的方式,向世人宣告他家门前有鸟巢和鸟蛋的信息,以引诱淘气的孩子们到他家去捣蛋。
    男:不过,如果认真读他这篇妙不可言的散文,便知道他有一付菩萨心肠:对小鸟夫妻自是怀着深深的感激。感 激它们对我家的信赖,对人类的信赖。我是代表地球村的居民,向这对小鸟表达友好的。
    女:了解到他如此怜惜生命的纯真情怀,有谁还会到他这个门可罗雀
    男: 不,应是门可纳雀的家门口去干破坏生态平衡的蠢事呢?
    女:在题材选取上,刘荒田也显示了他大胆的个性。
    男:你看,他胆敢毁人财路,将日本某企业家随便拈一些汉字做成广告即所谓对联拿出来示众。
    女:他冒着偷窥他人隐私的罪名,在电车上紧盯邻座所抬起的二郎腿,竟用眼睛去丈量二郎腿庞大的便鞋至少 有47码。
    男:他还私拆别人丢弃在大街上的一叠情书,读完将书信主人公的隐私写成《地上的情书》在报刊上 曝光。
    女:到唐人街邮局寄信,他亦不改偷窥本性,利用排队时间揣摩他人是否给私心爱慕的女子投去试探性的情书 ,或者给冷战多年业已分居但藕断丝连的妻子寄去要求离婚的信,又或者给法庭寄出控告书。
    男:他这种做法,万一被对方发现,说不定会反过来给刘荒田寄送侵犯别人隐私的起诉书,
    女:可刘大胆管不了这么多,他又冒着诲淫之名《给阿Q当爱情顾问》,
    男:告诉这位文化不高的人实行性过程时千祈不能太粗鲁,比方说没有刷牙习惯的阿Q接吻从头到尾都宜取 消。
    女:读到这里,读者难免笑出声来,相信图书审查官会因刘荒田的幽默不再去追究他的教唆罪。
    男:大陆有一位著名作家韩石山,出过一本散文集叫《路上的女人你要看》。
    女:也许是英雄所见略同,刘荒田也是一位喜欢路上看女人的好色之徒。
    男:对杂货店的女收银员,他不但常开玩笑,而且还试图探究她有没有丈夫和孩子,说不定想和她拍拖一番做 情人哩。
    女:不过,胆大包天的刘荒田这回却有色心而无色胆,所谓探究只是纸上谈兵,更不敢去和她作 过多的对话。
    男:正是通过对这平凡、老实、乐天知命的一位女性神秘莫测,幻象迭出的描写,我们才看中国大陆移民的生 活和心态,看到旧金山华洋杂处的众生万相。
    女:散文创作要出新,就不能过于谨小慎微,而必须胆大包天,写他人之未写。
    男:在素材提炼上,刘荒田大胆地构思,善于从平凡中见诗意,
    女:把单调到教人发腻、琐屑到教人麻木的一个日子,便成彩虹一般缤纷的期待。
    男:在文体运用上,刘大胆也是名副其实。
    女:在不少篇章中,他把小品当诗写,极注意炼字和词句的推敲,如《团工作队作客》中说财大气粗的老板 舍得砸钱,这砸字就有诗眼之妙。
    男:再如《电车上》说让大鞋子侵略胡兰成的《今生今世》,这侵略一语双关,耐人寻味。
    女:在《时间》中,他竟把小品写成散文诗。
    男:在别的篇章则大写有情有韵的哲学讲义,如称时间就是胜利者的功业或者失败者低回的孤 影。
    女:有时又向读者传授女人由爱而性,男人由性而爱的秘诀。
    男:大胆的刘荒田,可贵之处还在于他的小品根本不像出于粗犷胆大豪放者之手,倒像婉约派柳永投 胎转世。
    女:其众多作品,差不多都有清凉的流水,有甜柔的诗意。
    男:真想不到这位胆大的作家,凭着一肚子偷窥坏水,
    女:竟能写出这种最是一低头的温柔的文字和亦侠亦狂亦温文的佳篇。
    男:王鼎钧曾和刘荒田说起他一位朋友,找伴侣最理想的是像诗一样浪漫的女子,
    女:其次是兼有红尘的琐碎与形而上寄托的散文般的女孩,
    男:最后是只帮你管理日常生活的应用文式的少妇。
    女:这位朋友在美国旅游时,邂逅一位妙龄女郎,她那长长的头发飘逸得像一首诗,目送她的背影时,真觉得向 唐宋词人的婉约风格中走去。可是,我怕这首诗早晚要被译成英文。
    男:刘荒田接着王鼎钧的话说:如果这位女孩嫁给一位美国帅哥,即王氏所说的成为英文诗,也可以具有多种风 格:
    女:如果爱得奔放,便是惠特曼式的自由体;
    男:如果嫁入豪门,在晚宴里以一袭黑礼服出场,便是典雅的十四行;
    女:如果作风前卫,则成为现代诗;
    男:如果投入政坛或商场,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,弄得好就是史诗,弄不好便成滥调。
    女:男人属于何种体裁?
    男:刘荒田说: 打工生涯是流水账式的日记体。
    女:还乡是荡气回肠的咏叹调,
    男:旅游是超逸豪放、勃发飞扬的歌行,
    女:雨夜和故人把盏是隽永的小令,
    男:黎明在金门公园的樱花林下跑步是俳句,
    女:上班时为解闷而和同事们开荤腥兼具的玩笑,是夹杂英语的打油诗。你这次不是来发表论文,说的相声没 有什么学术性,我不跟你合作了。
    男:你不要走,我有贵重礼物送你。
    女:真的?什么礼物?
    男:送一本刘荒田的著作《刘荒田美国小品》给你。
    女:这本书好像是28元一本,我不稀罕。
    男:这是签名本,在网上卖2800元。
    女:这本书含金量这么高,我要定了,那我要赶紧见我心中的偶像刘荒田。
    男:刘荒田肯定不在会场。
    女:那他到哪里去了呢?
    男:他到暨大密密的树林里掏鸟窝去了。
    女:不对,这回他是在暨南大学校门口便利店和女收银员拍拖去了。
    男:你说的也不对,这回他是在暨大收发室私拆别人的一叠情书,读完将书信主人公的隐私写成小品在《读者》和 《羊城晚报》发表赚稿费了!
    男、女(大声喊):混在美国、不过如此的刘荒田,你到底在哪里?
    刘荒田站起大声回应:你俩说的都不对,我既没有掏鸟窩,也没有私拆别人的情书,而是安分守已、毕恭毕敬在会 场里听你们说相声!

  2. #2
    相声试对话,太有意思了。

  3. #3
    别具一格的相声,展现了才华横溢的刘大师。确实太有意思了!

Posting Permissions

  • You may not post new threads
  • You may not post replies
  • You may not post attachments
  • You may not edit your posts
  •